泰特会敦促动物实验信息的透明度吗

威尔特在《和平饮食》(Peaceful Diet)一书中主张善待动物,他说,只有当脆弱人群的实验受到质疑时,才能进行动物实验,并涉及大型强大制药公司的利益和信息不透明的问题。只有当信息被公开时,人类才能产生共鸣。

花了五年时间完成《和平饮食》一书的威尔·塔特尔(WillTuttle)又花了五年时间进行巡回演讲,宣传人类是时候开始一场最美丽的革命“素食,动物的人道待遇”。之后,这本书先去亚马逊书店销售。从昨天到27日,他来到台湾做了五轮演讲。

在一次独家采访中,倡导善待动物的他说,在中国台湾,一个动物保护组织最近从实验室里抓到了八个八岁的米格尔。他患有身体和精神疾病,导致国内外的人们联系和收养他。官员和公众对于是否使用米格鲁等14种动物进行预先实验和自行开发疫苗以降低狂犬病疫苗的购买成本有不同意见。提出他的意见。

威尔塔特认为动物实验的诞生是因为在药品市场上对黑人和穷人进行人体实验不再可行。它违反了宇宙万物的法则,当然在道德上是错误的,就像德国人在犹太人身上做的人类实验一样。

换句话说,“你不能带一个人去做一个实验,因为它对1000人有好处,并且说它是对的;同样,说人类在动物身上的实验对人类有益也是不道德的。

“他指出西医总是把疾病切成小块,而不是把它们作为一个整体来研究和理解。”为了从药物开发中获益而对动物进行实验实际上会导致更多的犯罪循环;为了让一切都快乐,我们应该用非暴力的方式去做。

”他解释道,“动物实验已经把狗和其他动物锁在黑暗中,并且不关心它们。许多药物和病毒已经被注射到他们的体内。整体双边压力很大。只有患有心脏病的人才会这样做,包括那些看不到这些事实的人,并接受动物实验的合理化。事实上,他们的心理也是病态的。

“他不服用疫苗,因为有许多来自动物身体培养的成分,也有许多化学成分,注射到体内也会引起不可预知的反应,带来更多的病毒、风险,是“暴力”。

他说,疫苗开发的过程,包含动物实验等资讯都应该被公开,让民众有开放思考机会,非只告知打疫苗是对的。

他强调,当然世界各国都一样,药厂的势力非常庞大,资讯要透明化没那么容易;但他呼吁官方与民众要在日常生活中自我训练同理心、慈悲心,蔬食是一个方法,从中会真正体悟什么是永续。他说,疫苗的开发过程,包括动物实验和其他资源,他强调,当然,世界上所有国家都是一样的,制药公司的权力非常大,要做到信息透明并不那么容易;然而,他呼吁政府和公众在日常生活中培养他们的同理心和同情心。素食是真正理解什么是可持续发展的一种方式。

发表评论